打劫碰上"女流氓"-把我抱紧一点我不会跑 劫匪
中国系统掌握核电高温气冷堆技术 国产化率超
碧桂园·十里金滩:海角1号酒吧街 大海美女兰姆

中国系统掌握核电高温气冷堆技术 国产化率超

日期:2020-05-19 20:02点击数:

  中国系统掌握核电高温气冷堆技术 国产化率超95% 清华大学在中核集团的支持下设计建造了10兆瓦实验堆,2003年1月7日实现并网发电我国第四代先进核电技术高温气冷堆产业化已经从研究开始向商业应用转变。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昨日透露消息,商用60万千瓦高温堆江西瑞金核电项目初步可行性研究报告日前已通过专家评审,有望成为世界首座商用第四代核电站。目前,我国已经系统掌握核电高温气冷堆全部技术,95%以上的设备可以实现国产化,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

  中国核建党组书记、董事长王寿君在发言中强调,作为四代核电技术的高温气冷堆是一种革命,“将来的瑞金项目不叫核电站,叫瑞金高温堆电站”。

  他表示,高温气冷堆技术,历经基础研究、实验堆建设、示范堆建设,已经开始进入实用化阶段。日前,商用60万千瓦高温堆江西瑞金核电项目初步可行性研究报告已通过专家评审;下一步,中核建将联合江西省向国家发改委上报项目建议书,申请将该项目列入国家核电规划;在获“路条”后,项目将开展可行性研究工作,项目征地、五通一平、辅助设施建设等也将同步进行;在获得国家发改委核准、并获得国家核安全局颁发的建造许可证后,该项目一期工程2台机组计划于2017年开工,并在2021年前后并网发电。

  王寿君表示,高温气冷堆“任何情况下的零风险,使它具备了固有安全性”在任何情况下,高温堆都不会发生堆芯融化事故和大量放射性释放事故,不会对人类健康和环境造成影响,所以是本质上的安全。

  高温堆的固有安全性得益于极耐高温的燃料元件设计、耐高温全陶瓷堆芯设计、非能动安全系统设计、简化的系统设计和较低的功率密度。2004年,由国际原子能机构主持,清华大学核研院就在10兆瓦高温堆实验堆上进行了固有安全验证实验。实验结果显示,在严重事故下,包括丧失所有冷却能力的情况下,不采取任何人为和机器的干预,反应堆能保持安全状态,并将剩余热量排出。

  与CAP14000、华龙一号等三代核电自主品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发展路径不同,高温气冷堆是名副其实的“中国创造”。

  王寿君介绍,我国高温堆技术研发工作始于上世纪70年代。通过实施国家863计划,清华大学在中核集团的支持下设计建造了10兆瓦实验堆,2003年1月7日实现并网发电;2012年12月9日,中核建承建的山东荣成石岛湾高温堆示范工程开工建设,截至4月20日,土建施工进入尾声,将转入设备密集安装阶段,按进度计划将于2017年底建成发电。

  中核建以高温堆工程化研究中心为载体,主导了与工程转化相关的科研课题,支持清华大学开展关键工艺相关的科研课题。而在设备研制上,去年以来,诸如数字化仪控系统、蒸汽发生器、主氦风机、控制棒驱动机等等一系列核心关键设备的研制、验证都取得了突破。目前,“除核级石墨材料国产化正在研发之外,高温堆95%以上的设备可以实现国产化”。“凭借完全自主知识产权、设备国产化率高、固有安全优势,高温堆成为落实我国核电‘走出去’战略的优选堆型之一。”王寿君说。

  据介绍,目前中国核建已先后在江西、湖南、广东、福建、山东、湖北、浙江等多个省市开展了高温堆项目前期工作。同时,中国核建已经与迪拜核能委员会签署了合作谅解备忘录,还在为沙特科技城提供高温堆海水淡化概念设计方案,并已经与沙特能源城就签订高温堆合作谅解备忘录达成共识,并计划于4月21日与南非核电公司签订高温堆合作谅解备忘录。中国核建也正会同国内有关单位向国际市场提供核燃料供应、乏燃料回收、核电站运行、技术支持、人员培训等配套集成服务。

  中核建集团总经济师、中核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舒卫国分析表示:高温堆通过多模块组合方式,可以建设20万千瓦、40万千瓦、60万千瓦、80万千瓦、100万千瓦等系列装机容量的核电机组,可以灵活适应市场,满足不同电网的需求,适合建设在靠近负荷中心以及拥有中小电网的国家和地区,特别是“一带一路”沿途部分国家和地区。

  对于经济性问题,舒卫国认为,随着高温气冷堆固有安全性、模块化建造、和多用途的特性完全发挥出来,高温气冷堆的造价未来肯定可以大幅下降,“但是这需要个过程”。